Mr. Clement 橘子先生與他的創作故事

| August 30, 2012

.

.

M:朋友說,我的Lapin看起來很哀傷,妳覺得呢…?”

趁著 Mr. Clement (以下簡稱M) 拜訪下一個城市前的短暫時光,我們在洛杉磯稍稍的當了幾個小時的觀光客。午餐時間,M從背包裡拿出他的作品Petit Lapin小兔子擺在桌上拍照。

G:”根本不用問,你的作品不管是Lapin小兔或是Ji ja嘰喳鳥,都充滿濃濃的哀傷好嗎? “看著無嘴小兔白白的臉、白白的身體,我連M的話都還沒有講完,我就直接回答了他。

M:”因為愛情故事很憂傷啊…”
G:”你是說…你的愛情故事嗎?”

M笑而不答。

G:”你的本名是什麼? 或是說你的朋友都怎麼叫你?”
開口閉口mr clement我也叫的很拘謹,好奇了很久mr clement這稱號的由來。

M:”我的中文名字叫做…”,我從包裡抽出了一張厚紙巾讓M寫字,紙巾上出現跟我一樣的姓氏。

M:”很久以前我在歐洲旅行,同行的老太太不會發音我的中文小名,乾脆叫我Clement,我後來加上’Mr.’讓這名字看起來正式一點。”

我嘴裡反覆念著M的廣東話小名,努力用英文發音,甚至台語發音試著把這親切的新名字跟我面前的低調藝術家聯想在一起。

喜歡mr clement的作品已經有一陣子,先是幾年前開始在不同的店頭看到這隻Petit Lapin小兔的影子,後來在網路上看到一系列ji ja Cafe嘰喳鳥系列,極簡線條的四格漫畫卻透露著淡淡的憂傷、淡淡的歡喜、淡淡的感動…有時候還有淡淡的痛。

27

一篇篇看著這些四格漫畫有時候心裡有很複雜的感觸:怎麼有人可以這麼輕描淡寫的就勾起人心底的酸楚? 到底是個怎麼樣的artist!

70

我開始在往路上地毯似的搜索mr clement的資料。奇怪,這人有時候在英國、但好像又是個會中文的香港人…好像是男生,但有時候會出現女生的照片。奇怪,怎麼有人這麼低調又神 祕?就算有照片出現的部分,頭部也用各種奇怪的圖樣打起馬賽克,神秘程度連我這網路小偵探都兩手一攤投降。

算了,隨緣吧。

好朋友Vince 的VTSS玩具專欄三不五時也會介紹mr clement的新作品,聊過之後發現連神通廣大的V大都把M先生列為神秘人物。但也就在Vince的專欄上,我不小心愛上這隻jingle jangle bird。令我扼腕的是,愛上這小白鳥的瞬間,小白鳥已經賣光光了…就算我後來立刻買下小白鳥的另一伴小黑鳥,但跟小白鳥無緣的那種失落感,讓我開始對mr clement所有的作品認真注意起來。

直到The missing ji ja “尋人啟事”小橘鳥跟小灰鳥的出現後,我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jingle jangle bird 1.3 blinking ji Ja shop 1.5 the missing ji ja 1.2

“Yeah, we all missing someone”。我不知道mr clement自己是怎麼解釋missing這個字,對我來說,”we all missing someone” ,missing可以解釋成遺失或是想念。我們或多或少都思念著某個遺失在我們生命中重要的人…大概是這樣吧。

The missing ji ja我將兩隻”尋人啟事”小鳥跟我的玩具們矲在一起拍了張照,擺上了Facebook,找到了mr clement的帳號,把他Tag在我的照片上。這是我跟M的第一次接觸。

2012年5月間聽說他要來LA辦展覽,我等啊等啊等…

7月間的SDCC,我的照片應該真的是在網路上隨處可見,M跟我留言的時候居然稱我Queen of Cosplay。

滿心期待的8/25終於來到,在踏進展場前我還是不知道M的長相為何。就在我四處拍照,悠哉的嫌晃了一陣子以後,M從展場的辦公室開門而出,從我正面走來叫出了的名字。他認得我,我不認得他啊。

TAG- Mr clement’s “Lapin World Tour-L.A

TAG- Mr clement’s “Lapin World Tour-L.A

G:”你真的好低調啊,有什麼原因你不想要讓自己的樣子秀在網路上面呢?”
我們午餐的女侍很漂亮,還有觀光客遠遠的拿相機對著餐廳拍照。

M:”嗯,當然是因為我不是一個好看的人啦。(大笑)”
“我曾經很喜歡一些藝術家,但在認識本人以後,發現他們的作品跟本人讓我連不起來。還有些畫冊我看完後翻到後面,一張大大的相片在那邊,很不搭。再來我喜歡自由的感覺,如果大家不知道我是誰,他們就不會圍著我,我可以自在的在一旁看著他們。”

的確,在我看展的那天,M一開始就站在門口,我知道他一定在現場,但我不知道是哪位。

餐廳有點熱,我不自覺得碎念著天氣。M唏唏嗩嗩的在包裡找著東西,手抽出來後,遞給了我一把磚紅色的紙扇。

M:”這給妳吧,我朋友手做的。”

下午回到家裡,我希望他在紙扇上畫些什麼,而我動手幫他的Lapin小兔做件我們Wrong Gear公司的招牌Warrior Mask。圍著我每天工作的木圓桌,開了盞桌燈,兩個人各忙各的。

Lapin_LA2012_31 Lapin_LA2012_36

Lapin_LA2012_38

M:”這讓我想到我在英國當學生的時候,每個人在合租的房子裡,各自埋首做著各自的功課。””我們學校裡有很多學生很厲害,甚至在外面本來就很有名,甚至還有已經有孫子的老先生…。” 我們一邊動手,一邊閒聊著。

G:”你工作的時候聽音樂嗎?” 我轉身隨意放起Hotel Costes。

1 2 下一頁


Comments

comments

Tags:

Category: Art Design, Whats Hot, 藝Art, 設Design

About the Author (Author Pro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