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美食末日危機》

| March 12, 2010

 

內容摘要:

廚房與食物是法國文化的延伸,如今,為何「美食王國」的光芒失色?法國美食,還有法蘭西,到底怎麼了?

一九九七年我搬到美國數月後,看到高普尼克在《紐約客》發表的文章,他問道:「法國料理正面臨危機嗎?」這篇文章誠如高普尼克一貫的風格——詼諧、觀察入微且發人深省。他那時正擔任雜誌的巴黎特派員,認為法國料理已不再炙手可熱,變得既僵化又傷感,不但貴得出奇還乏善可陳。更強調「料理之神」(the muse of cooking)早已出走——飛到了紐約、舊金山、雪梨或倫敦,要找巴黎逐漸消失的餐廳活力只有在這些城市才可復見。

我並不贊成那些懷疑論調,對我而言法國仍是美食世界的神聖原型,人生至樂莫過於讓我在巴黎淋漓盡致的吃上一頓。任何批評法國料理已停滯不前的說法,我都拒絕與之起舞。但我也察覺法國的經濟衰退對餐廳造成難以承受的困境,以至於某些餐廳無法經營下去。一九九六年,米其林三星名廚皮耶‧加尼耶(Pierre Gagnaire)破產,他在里昂附近工業城聖艾蒂安開的餐廳因而歇業。頂級名廚馬克‧維哈(Marc Veyrat)也幾乎面臨相同命運。

餐廳菜色,變得索然無味 

看到「拉杜蕾」在進入千禧年之際出其不意的將經營權迅速轉讓,這件事卻令我首度有所懷疑。拉杜蕾這家巴黎的百年老店,位於第八區皇家大道上的莊嚴茶館,以馬卡龍杏仁餅和各式糕點馳名世界,也提供巴黎最棒的午餐。我通常會點一盤精心擺飾的尼斯沙拉,完美的淋上醬汁,再來一、兩杯馬塞‧拉皮耶的莫岡(薄酒萊的一種),聞著紫羅蘭酒香四溢,配上美味的脆皮麵包。有時候,我習慣點客拉杜蕾的杏仁榛果千層派,層層輕盈的拿破崙酥餅夾著杏仁果粒與濃滑的杏仁奶油,配上焦糖香濃的派皮和酥脆的榛果粒,是每頓午餐的完美句點。

續讀… 《法國美食末日危機》

請購買書籍!

資料來源: 商業周刊 1157 期推薦

上一頁 1 2


.



Comments

comments

Tags: , ,

Category: 書Books

About the Author (Author Profile)

test2